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迅读网 > 科幻 > 维度侵蚀者 > 第510章 忍乳负重?忍辱负重!

维度侵蚀者 第510章 忍乳负重?忍辱负重!

作者:残酷厕纸天使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8-27 02:27:37 来源:顶点小说

白浪快速离开基地,在林中召唤出一只普通‘咒印雪兔’。

可爱的小家伙依旧是拥有柔顺白毛的兔子形状,只不过脸上长出章鱼状的触须,在空气中扭动,说不出的古怪。

他没空欣赏这萌中带着一丝鬼畜的兔子,从储物空间取出纸和笔,奋笔疾书,接着叠好,然后对兔子发动‘幕后黑手’,将纸片递给它。

开启灵慧的雪兔眼睛一亮,智商暴增,主动伸出触手须,将信纸卷起,然后消掉召唤。

白浪召唤的忍兔通常是不可能回归的,因此有普通活口回归,对面总是要检查一下。大约等了半小时,他再次通灵出这只兔子,触手卷住的情报,从白纸变成粉红花纹底色。

是回信。

展开后,怂妹留下了时间与地点。

当天傍晚,不急着赶路的白浪骑鱼渡海,欣赏着大海与夕阳相互辉映的美景,独自在海面疾驰。

与此同时,高文独自坐在礁石上,用手枪枪毙螃蟹、鱼类,苦练枪法。

怂妹如今的枪斗术已入化境,在她的原力加持下,演变成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神技。

白浪与她的一次联系中,得知不久前她从木叶阵营的马老板手中,交换到一份C级认证技能【宇智波苦无投掷术】,并毫无意外的当做养料融入【能力栏-枪斗术】中,演变成【宇智波原力枪斗术】

此时怂妹背对大海,在夕阳映照下显露出窈窕的丸子头背影,然而她的双臂却不断挥舞,枪口更是连连爆发出枪火,像一个交响乐指挥家。

就是这样随意无规则的瞎鸡儿甩枪开枪,却在原力作用下,打出了一发发‘原力加速子弹’,并且每一颗都划出让人看不明白的弧形。

这些子弹拖着弧度不一、角度方向各不同的轨迹,最终在无法预测的点上,相互撞击、错位,最终改变彼此方向,仿佛跳弹般,噼里啪啦的击中身后沙滩或海面,打爆一只又一只螃蟹、鱼类、贝壳。

这就是伟大的‘宇智波原力枪斗术’,同时融合了宇智波一族精妙的苦无投掷技巧,通过苦无之间在空中的碰撞改变飞行方向、变换角度,命中正常人无法直接击中的位置。

而枪斗术蕴含的弧形弹道,同样有着相似的功能,通过弧线绕开直线上的障碍物,命中障碍物背后的目标。

而当两种枪法融合后,几乎是360°无死角的无双弹道,几乎做到了随心所欲的击中任何一个点。更可怕的是,怂妹还能在子弹表面附着一层原力,更加随心所欲的操纵子弹快慢变化,进行伤害强化。

最后,在她‘仙人模式’的强大自然环境感知下,一切敌人的生命特征都能被‘生命原力’捕捉,再叠加她对危险的预判感知,可以轻松绕开那些惹不起的大佬,在混乱的战场上,精准定位并射杀那些弱小的软脚虾。

让她充分享受到既怂又苟,却又不断挑战极限、疯狂作死的刺激感觉。混入战场,作死找刺激,一面感受原力预警带来的极限体验,一边躲开那些真正惹不起的大佬,并在大佬眼皮底下欺负弱鸡,而且随时可以瞬移逃命,想想真是太刺激了。

“我已经神功大成啦!”

扭头看到一地被打爆的螃蟹贝壳,海面漂浮的死鱼烂虾,高文高举双枪,兴奋的大喊大叫。迫不及待想加入一场高烈度混战中,享受浑水摸鱼、行走如风、既刺激过瘾又稳如老狗的体验。

过去的战斗中,她有一颗不安跳动的挑战极限之心,但怕死的那半天性,又让她行为保守谨慎,抑制住了放飞自我的天性。

如今,这个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接着,她看到远方海面有一黑影正在‘一鱼渡江’,以快艇般的速度疾驰前进,身后掀起两米高的巨浪,在天地两层火烧云的包裹下,踏浪而来。

对此她并没感觉到威胁,反而心生喜悦,立刻判断出来人身份,二话不说抬手对着白浪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砰!

不过这一枪并非攻击,她在开火瞬间心念一动,切换成自己的‘飞雷神子弹’。紧接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白浪怀中,被一把抱住。

“哒哒!惊……”

“噗!”

胸口剧痛的白浪一脸懵逼看着突然出现在怀中的怂妹,脑子一片空白,二话不说,张嘴就是一口老血喷在她脸上。直接把她给喷傻了,连‘喜’都忘了说。

极速鲤鱼王感到背上一沉,超载了,头不一沉,高速运动状态被打破,直接翻车,在海面连续滚了好几圈。鲤鱼王被磕飞后,胸膛正飙血的白浪搂着怂妹一起翻船,沉进水里。

瞬移、送惊喜、被喷一脸血、翻船、沉海、无法呼吸的怂妹,在慌乱的中,遵循求生本能,直接切换成‘河豚’逃过一劫。

但却丧失了智商,陷入短暂的‘动物行为模式’中,就要向大海深处游去。幸好被流血不止的白浪一把抓住尾巴,然后她惊恐的甩动尾巴,最终无力挣脱,不得不变大变鼓变圆。

另一边,用手抠出嵌在体内子弹的白浪,一手抓着原力河豚,一手抓着鲤鱼王,重新上岸。

“无妄之灾!”

他总算想明白发生了什么,高文在向他炫耀自己的‘飞雷神子弹’,然后具备空间穿透力的子弹射杀了他,接着高文成功瞬移了,然后沉没了,被吓坏了,变成河豚了……

将瞪大眼睛,充满惊恐,圆嘟嘟,一身刺,有些像皮球的河豚丢在岸上,白浪坐下养伤。怂妹离开海水无法移动,只能仰着肚子煽动鱼鳍和尾巴,生无可恋的挣扎着,但这毫无意义。

直到一个半小时后,夜幕降临,她才度过智障期,停止挣扎,快速回归人类形态,羞耻的低下头,不敢抬眼看白浪。

“别装死了,过来,有事情和你谈。”

高文一脸心虚的靠近,露出讨好笑容。

随着二人交流深入,怂妹脸上出现了吃惊,接着变成疑惑,然而心虚与理亏荡然无存,表情逐渐诡异起来。

她眼中闪烁不定,颜艺变幻莫测,最终定格在惊喜上……狂喜上。连连点头,像个低劣马屁爱好者,不断说道:“行行行……没问题……交给我吧!放心……一定能成!好的……妥妥的……绝对哒!”

最终他露出哈士奇的狂喜与兴奋,围着白浪全程抽疯,不断拍着小胸脯打包票。分别时,她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奔跑起来,还不时的回头对他挥手告别,也不怕撞树。

并呐喊到:“等我好消息丫……!”

这趟交涉完毕后,白浪重新返回大蛇丸老巢,叮嘱过傻芙不要再犯傻。

次日,再次从通灵忍兔身上拿到情报后,他孤身离开基地。

当沉迷毕业设计的大蛇丸闭关结束,完美与白浪擦肩而过后,来到傻fufu的专属手术室。

此时只剩下两具完整的宇智波,还保留着写轮眼,其余五人在傻fufu的大发慈悲下,重新安装了普通人的眼睛,重见光明,喜极而泣。

“他们五个的眼睛呢?”大蛇丸疑惑问道。

“报废呐。”傻fufu答道。

“那么废掉的眼睛在哪里?”大蛇丸觉的写轮眼这种垃圾,哪怕装不回去了,也还有那么一点剩余价值可以再压榨一下,比如拿去做鲤鱼忍刀的附魔?

“主人那。”小芙芙再次开口,大蛇丸恍然,这是被漂太郎拿去制作新的忍刀来了吗?不愧是我看中的同伴,真是不谋而合啊。

再一次上岸时,白浪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面无表情的计都小姐姐。

此刻站在海岸迎接的她,是一脸焦急等待,接着从惊喜转变成迷恋 贪婪的高文。更远处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应该是塔。

怂妹快步上前,热切的拉住计都的手,热情又甜腻的喊道:“计都姐,我好想你啊!”

说着,她得寸进尺的搂住计都一条胳膊,不知廉耻的蹭啊蹭啊,将头依靠在计都肩上,一边呼吸香气,一边吃豆腐占便宜。

因为小芙芙乱用能力导致疯狂扣分,白浪不得不忍辱负重,女装求入队。成为小姐姐闺蜜团的一员。

此时怂妹已经忘掉昨天开枪射杀白浪的一幕。当然,事后冷静下来,她非但没有悔意,反而后悔遗憾。在她心中,白浪和计都已经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了,她只恨那枪开错了地方。

如果打死了白浪这个该死的弟弟,那么计都姐岂不永远都是自己的了,而且还附赠小芙芙。

(怂妹心中建立了这样的公式,已知:白浪是计都的弟弟。可得公式:计都 弟弟=白浪,所以,白浪-弟弟=计都。白浪的弟弟是自己的绊脚石,铲除之后,就能永占计都,完美!)

迎接计都的路上,怂妹不停的口头讨好,身体接触,靠近,从牵手到拦腰,到蹭啊蹭啊,撒娇,狗爪乱来。毕竟她才是计都入团的最大功臣 主导人。

“哇,计都姐你好香!哇,皮肤好光啊!哇,好……啊!真是太……”

昨天夜里,高文通过通灵传书,竭力向队长庄蓝庭推销计都,花式保证,又拉上了同样有心拉计都入队的塔。哪怕另一边战场的Lucy不同意,但最终还是以3:1的票数通过了将‘计都招募成预备队友,进行观察’的提议。

此时签约还没成功,计都不得不忍辱负重,含泪承受怂妹的骚扰。我把你当朋友,你??想上我?要不是看在你帮忙的份上,我早就……

“哇,好软,好有弹性啊!”

怂妹的得寸进尺,接着变成恬不知耻,计都终于忍无可忍,心中一怒,无需再忍。

凭什么只能让你占我的便宜?既然你不仁,秀怪我不义,我也要!

回收,掏。

于是她转守为攻,向怂妹发起了还击:“看不出来啊?你也蛮有料嘛,差点无法一手掌握,真是认不可貌相。”

怂妹的无耻超出她的预计,非但没有败退,反而得意挺胸抬头:“那当然了,我超勇哒!”

但没维持太久,就发出了:“啊♀……!”的尖叫声,引来远处塔疑惑的目光。

高文没有骗人,计都姐果然和她很熟啊。

“计都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怂妹的声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