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迅读网 > 玄幻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一生一次的奇妙大冒险(六千六大章求订阅)

五十日后。

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今日和过去的每一日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稍微有些根底和身份的修行者来说,今天可以说着这一年来,甚至于近十年,二十年来,最让他们震动的一天。

从十天之前开始,就有一尊尊龙族上层高手出现在元朔城。

其中大部分都是法身层次,甚至于有妖仙境界的妖怪汇聚而来,大部分的修士心里都惴惴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出现这样多的强大龙族修士?

只有元朔城最上层的那一些修士,才知道个中缘由。

这一日,就算是元朔城中,都算得上顶尖豪奢的环水楼阁之上,被重重的阵法包围起来,隔绝了内外,使得内部和外部不会彼此干扰,此刻阵法还未曾全部封住,能够看到里面来往之人,身上所穿都是上乘法衣。

其中有很多气度不凡的修士,或者威猛,或者平和俊雅,就是在人族的地域,也不屑于隐藏自身的身份,眉心的龙鳞,发丝中的龙角,证明了他们的身份,那是龙族,整个九洲都位于顶点的种族。

和他们交流的,若非是顶级门派的第一弟子,就是人的王族。

有天乾的王子,有来自于其他诸侯国,有玄国的天女,有天风国女王的血亲弟弟,而在那一座环水楼阁下层,有巨大的演武场,环绕着的,则是保护这些身份极高之人的修士,都气势雄浑可怖,让人不敢直视。

看守阵法的修士看了看时辰,缓声道:

“贵客都已经来了,时间已到,将这里的阵法封住吧,以免有宵小闯进来,惊扰了各位贵客。”

众多修士颔首,各自施展法术,巨大的阵法禁制被开启。

法力形成帷幕,要将这一处环水楼阁封禁起来,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喊声。

“停一下!!麻烦等一等!”

“嗯?”

修士抬眸,看到远处一名少年朝着这边奔跑过来,那少年的身法很快,而且很敏锐,但是他应该没有预料到,今日这里会汇聚这么多的人,才被阻拦住,其实也是正常,大部分人是没有资格进来的,但是不妨碍他们来看看热闹。

姬辛脚步匆忙,像是狂风一般掠过众人,一边挤开,一边低声抱歉。

在阵法即将关住的时候,姬辛爆发了最大的速度,下意识地用出了**玄功当中的一种运气方法,速度暴涨,恰恰好有一只脚迈入了阵法当中,那修士惊了一下,下意识止住阵法,有些恼怒道:

“你是谁?!居然敢冲撞今日的事情?!”

“快快退开,扰了阵法怎么办?”

姬辛呼吸有些喘息着,马上道了一声歉,但是卡着阵法的脚却不收回来,他一直都在准备给敖雪儿的礼物,今日本来估计了时间,却没有想到,路上的各大世家修士居然会有这么多。

他的速度被生生拖慢了太多。

那护阵的修士见到姬辛诚恳道歉,表情本来缓和了些许。可哪知道这个小子却死死地不肯让开,脸色就越发难看起来,凑近了过去,低声喝斥道:“你想要做什么!再这样,小心被捉拿下狱!”

姬辛想要去取出身上的请帖,突然一怔,记起来自己来的匆忙,忘记去讲那帖子带在身上,只能硬着头皮道:

“我想要进去……我和今日过生辰的那位是朋友……”

护阵修士脸颊的肉抽了下,冷笑道:“你是在糊弄我?!”

“来,将他拿下!”

周围的护阵修士一齐应是,他们是元朔的精锐,哪怕只是看守阵法,也是法相层次,比得上边远小世家的长老,一下有两个人来要逼开姬辛,旋即发现,合他们两人之力,居然无法将这个看上去不大的少年压住。

面色都变了变,又有数人过来,要强行把这个搅事的压下去。

姬辛因为误了时间,心里有些焦躁,证明自身身份的令牌更不曾戴在身上,若是闹大了,又是相当于在扰乱朋友的生辰宴会,一时间进退两难,正在这个时候,阵法里面,传来了一道讶异的声音:

“哦?好勇力……”

“你们几人退开,都退开退开”

阵法内里走出了一名看上去和姬辛年岁相仿的少年,头发里有火色,最为特殊的,是那发丝当中的龙角,和敖雪儿不同,这一名少年只有一根龙角,尖锐地像是一把磨砺了千万次的短刀。

几名护阵修士看到龙角,认出是贵客,连忙后撤。

少却不管他们,眼睛只是看着姬辛,跃跃欲试道:

“能以不如他们的修为,压制住这么多人不退,你很有意思。”

“叔父他们总说人族的少年没有和我们能比的,但是我感觉到你不一样,你很特别。”

赤发少年靠近过来,嗅了嗅,双眼看着姬辛,笑起来,道:

“我是睚眦,下一代的睚眦,你是谁?”

“……姬辛。”

睚眦没有在意这个让周围护阵修士变色的名字,反倒是兴致冲冲笑道:“你说你想要进去,和那位是朋友?但是你没有帖子,不过恰好,我有一个法子来带你进去。”

“你是说真的?”

“自然,这一次的庆祝,是我的父亲办的,我自然有这样的资格。”

周围阵法修士在听到姬辛名字的时候,就已经退却,睚眦带着姬辛往里面走,姬辛越过那阵法,觉得里面有一股水汽拂面过来,心里一下安定了些,抬头看到了这环水亭台,他在元朔城,往日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在这元朔城中,仅次于王宫摘星楼的高阁上面。

不知道抬起手臂,能不能摸到天空。

站着整个元朔城地位最高的那些强大修士,姬辛尽力地仰起头,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抹火焰的颜色,是飞扬的裙裾,可很快他的视线就被一面面旗帜所遮住了,那是龙族的法器,旗杆的上面用精金雕琢成了龙首,旗帜像是大云坠落,不断翻腾着。

姬辛想要更清晰地看到上面,可前面带路的睚眦却已经停下来。

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现,周围有兵器碰撞的声音,然后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一道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微微一怔,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了一处演武场上,周围围绕着许多的人,都在注视着自己。

姬辛愕然,道:“这是……”

“自然是陷阱咯,陷阱!”

前面的睚眦转过身来,脸上露出野性的微笑,一招手,飞来了两把枪,一长一短,口中随意道:“不过我可没有骗你,我带你进来,但是你能不能进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看啊,我可是睚眦啊,既然这此的宴会是我父亲安排的,自然少不了争斗。”

“你看……”

他手中的短枪抬了起来,指着周围,道:

“这里有很多人。”

“有我们龙族的,有你们的,元朔,天风,还有玄国。”

“我辈修士,自然要以武会友,好事大事,都要以武来助兴,不打架,怎么行?!”

睚眦手中的长枪指着姬辛,短枪护在一侧,眼底兴奋,道:

“来吧,姬辛,让我试试看你的本事,你刚刚根本就没有用出真本事吧,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赢了这里所有人的话,你就是我大哥,我亲大哥,我就是拼着被责罚也带你上去,闯到最前面去!”

“来!”

睚眦,龙之二子,嗜杀喜斗。

这少年睚眦似早已经按捺不住,手中兵器抬起来,踏着沉重脚步朝着姬辛冲过来,周围有很多人已经认出了姬辛,知道他的身份,神色微变,龙族却不是很看重,只是好奇,为什么睚眦会这样看重他。

其中三皇子的亲信面色则是微微沉下去,彼此对视一眼。

“十二殿下为什么会在这儿?”

“而且是被那位睚眦的幼子带了进来?”

无论周围旁观者的看法是什么,姬辛已经被卷到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当中,而对于龙族来说,睚眦这样好战的性子,为了战斗发生什么都很正常。

姬辛退后一步,避开了睚眦的短枪,又一拳击出,打在长枪枪柄上。

嗡鸣的声音让睚眦都觉得掌心微微发麻,赞一声好。

姬辛知道避不开了,抿了抿唇,退后一步,抬手抓住了旁边用来充当仪仗的长钺。

嗡嗡的鸣啸声音中,这柄沉重的兵器被他单手抬起来,然后重重砸在地上,狰狞的斧刃抵在地面,姬辛的身躯嗡嗡前倾,在这一瞬间,仿佛有曾鏖战于苍茫战场的惨烈气息从他身上浮现出来。

睚眦身子汗毛缩了缩,然后更为兴奋。

一人一龙隔着三十步的距离对视着,气息很沉重,这让龙族的年轻一辈有些好奇,睚眦可以说是这一辈年轻龙族中最为好战的,每每压制不住心里的躁动,会主动强攻,这样安静的模样,他们从没有见过。

“看起来这个人族,似乎有些本事……”

“可是看上去很普通啊。”

“不,能单手拿起人族仪仗的长钺,这样的力量,已经离我们不远。”

“姬辛,来战!!!”

睚眦压制着的战意到了极限,他猛地踏前,双枪挥动,化作了恐怖的睚眦幻象,以极为夸张的速度朝着姬辛冲过去,气势雄浑,周围的龙族高手,人族修士都准备出手阻拦。

正在这个时候,姬辛猛然踏前一步。

一身蛰伏的气血,仿佛怒吼咆哮着的战龙一样,炸开,连带着手中象征着古代君王威严力量的长钺,以夸张的速度撕裂虚空,蛮力,难以想象,狂暴至极的蛮力,直接将睚眦的气劲撕扯开!

当的一声爆响。

长钺劈斩,睚眦竭尽全力,双枪纵横,将这一招阻拦下来。

哗啦爆响,气浪四下里扩散开。睚眦感觉眼前这个清俊少年手中的力量,庞大到让他完全无法接受这是一个人族,姬辛双脚踏足大地,以八极之法,借助大地之力。

他一开始学习的,就是古达那种狂暴蛮横的斧法。

此刻力量狂暴,双眼仿佛幽海,爆喝一声。

战斧上的力量再度暴涨。

睚眦的防御被压出了一个空档,姬辛手腕一动,长钺前面的尖锐部分猛地前刺,几乎抵在了睚眦的咽喉,铮铮的鸣啸,两把枪被他生生压得坠地,龙族这一辈分里,最为好战的睚眦,被用更为蛮横的方式击溃。

周围的议论声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姬辛觉得有些奇怪,收回长钺,徐徐呼出一口长气。

“应该,可以了吧……”

睚眦定定看着坠地的兵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我有些大意了,你的力量很强,能够抓住我一刹的破绽,你很强,或许我应该拿出真身才能和你战斗。”

“但是,你说可以了?不不不,这只是开始哦,姬辛……”

“只是开始。”

他抬起头,眸子里满是野性的兴奋。

“在龙族的庆祝里,击溃了龙族,你觉得,会如何呢?”

姬辛神色微微凝滞。

在他的前面,一位位龙族缓步地走出,他们没有用自己的法宝,没有用真身,甚至于没有敌意,但是有战意,拦在了姬辛的前面。

…………………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了。

敖雪儿穿着赤金色的盛装,模样华贵,眼部有火焰一样红色的眼妆,让她看上去甚至于有些艳丽,最高处的少年们看向这龙族的明珠,眼底都隐藏着淡淡的火热。

或许她自己并不在意。但是她确实是拥有足以打动任何一个少年的外貌。

敖雪儿维持着龙族王脉应该有的气度,但是眼底里却有着愤愤的火焰,心里不知道暗自诅咒迟到的姬辛多少次,再度忍着心里的真实心情,接过了一个个宝贵的灵材,露出完美的笑容,道谢。

在她旁边,堆满了来自于天乾三殿下的,天风国的,武国殿下的,还有龙族各位同辈少年们的贺礼,里面的东西都极为珍贵,方才天乾三殿下送上的灵丹,甚至于能够请动仙人出手一次。

若是往日,敖雪儿早已经开心地眉宇飞扬。

现在却有一股气在,气地少女咬牙切齿,视线不断往下面看。

还不来!

你完了,不,你死了,姬辛!

上首处,敖洪和姬渊交谈,敖洪有些奇怪,今日来了好些个天乾的王子,其中最出色的是那个三殿下,无论是天赋才情,还是人品外貌,都无可挑剔,但是就是没有见到那个姬辛。

他看着显然憋着气,若是无人在旁边,脸颊都要鼓起来的敖雪儿。

心中微怔,然后微微皱眉。

难道说那小子和雪儿吵架了?

这人族的混蛋小子,敢和雪儿吵架。

雪儿的邀请,今日居然敢不来?!

还是说那小子移情别恋了?

敖洪下意识想到了最常见的桥段,然后脸色豁然阴沉下来,大怒。

我家雪儿这般好,居然还敢变心?!

他低垂下眸子,心中愤怒,突然瞥到了下面似乎有些骚乱起来,微微皱眉,而这个时候,那骚乱,或者说甚至于掺杂了惊呼的声音越发地升腾起来,一道道声音响起来:

“胜了!”

“这家伙,又胜了!”

“天,他连胜了几场?”

消息其实早就从下面传来,原本被压着,但是伴随着一次次地传讯来,这事情就有些难压制了,很快的,上面所有修士都知道了消息,有个元朔人,居然闯进了下面的演武场里。

这一次演武场,本来是为了助兴,最好是龙族,元朔,天风,武国彼此交流,不在乎输赢,但是,那人居然硬生生,连战连胜,这就很有些难看了,无论是龙族,还是说胜了的元朔,脸上都挂不住,本来和睦的气氛就有些僵。

在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环水楼阁有白玉阶梯。

周围每隔着十步左右,就有一座青铜灯,此刻从下面慢慢亮起,火光弥散开来,沁入了玉石里,像是一座登天阶,而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声靠近的喊叫,说是那得了胜的元朔修士闯上来了,上方众人都下意识看过去。

敖雪儿已经很生气了。

她在不在意那个什么闯进来的修士。

脑海里想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要怎么和姬辛表达自己的愤怒。

只因为这个时候,那边太吵闹,她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微微怔住,双眼瞪大。

姬辛呼吸有些急促着往上走,龙族的子弟们,就算是人类状态,没有用全力也很强大,如果不是他曾经经历过白色空间的战斗,现在早就已经被击倒了吧,他心中低语,但是这个时候,他还能往上面走。

一步步地走了上来。

他看到一道道视线扫过来,然后就是一声声的惊呼,在这里,谁都没有用神识,所以谁都没有想到,那扫荡过了众多修士的,居然是王族的十二殿下。

三殿下的脸色沉了沉。

敖洪则是认出了这个自己很欣赏的年轻人。

心中好奇,也为重逢略有欣喜。

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旁边的姬渊下意识道:“辛儿?!”

旁边才露出一丝微笑的敖洪,神色彻底凝固。

辛儿?

姬辛?!!

姬辛神色平和沉稳,面对着这些身份地位很高的修士,他仍旧镇定。

然后他看到了敖雪儿,穿着赤金裙装的少女看上去就像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姬辛心里松了口气,先是下意识抬起手,习惯性示意自己在这了,然后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是如何得狼狈。

他一路赶了过来,头发早就已经湿透了,就算刚刚只是切磋,他也受了伤,身上沾染了血和土,有的地方都已经裂开了口子,与其说是天乾的殿下,更像是个狼狈亡命的修士,尤其是和现在光彩夺目的少女相比起来,更是如此。

那种在割鹿城时候的窘迫的感觉,还有些许的自卑感一下浮现出来,周围本不在意的视线陡然变得锋利起来。

姬辛下意识地收回手。

但是这个时候,敖雪儿已经蹬蹬蹬地跑上前来,白皙的手掌一下子,用力地抓住了姬辛的手,温暖的感觉让姬辛有些怔住,然后他就被一双赤红色的眸子怒视住了,敖雪儿舍弃了方才那样完美的姿态,几乎是瞪着姬辛。

“你在做什么?!”

姬辛把稍微有些震裂了的右手虎口藏在身后,带着抱歉,轻声道:

“抱歉,迟了……”

“我是说你的伤势!”

敖雪儿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才突然感觉到了背后敖洪凝固的视线,还有其他人的私语声,面色罕见地红了一下下,退后一步,然后把白生生的手掌伸到了姬辛的身前,理直气壮道:

“礼物呢!”

姬辛挠了挠头,道:“嗯,准备了的。”

敖雪儿看着他,心里其实因为姬辛赶来,那种不愉已经散去了,却仍旧嘴硬道:

“你迟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不要想轻易打发了我!”

“嗯。”

姬辛朝着远处的姬渊,还有那位亲切的前辈微微行礼,然后走到了亭台的边缘处,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他将那东西打开,放出了一道明亮的赤色火光,掠过了安静的天空。

此刻,在流淌过整个元朔城的河道旁边,形容颓废的天工于将抬手喝两口酒,微笑道:

“啊呀,来了,还以为殿下没能上去,看来是我多想了。”

“干活咯,干活咯。”

“我也想要看看,殿下这五十天,究竟做出了什么……”

他摇摇晃晃起身,手心浮现出了一丝火焰,点燃了旁边的绳索,火焰安静地燃烧着,然后,被截断的水流涌动起来,在河面上,一盏一盏的莲花灯都亮起来,数目很多,非常多。

然后,这些莲花灯的上面,有能够飞天的灯笼,同样被点亮。

一盏两盏,上百盏,数百盏,乃至于更多的红色灯笼,在夜色当中,晃晃悠悠地飞到了天空中,柔和的水波将水面的莲花灯送出去,圆月之前,红色的飞天灯笼慢慢地上升,于将提着酒壶,安静地依靠在旁边树干上,看得失神。

远处传来了百姓的惊呼声音。

“你看那是什么?!”

“花,花灯?!”

“哇,好多!”

在环水楼阁的上面,在白衣少年的背后,是圆月和星辰,有万丈红尘的灯火,升起了不逊天上星辰的光芒,温暖的灯光,像是密密麻麻的星子坠落下来,落在人间,而元朔河流里面,一朵朵的莲花灯安静地漂浮着游动。

两侧有孩童追逐。

这样温暖的灯火倒映在敖雪儿的那双赤瞳里面,而在那瞳孔的最中心,倒影着少年,姬辛松了口气,心里还是有些歉意和心虚,挠了挠头,尝试解释道:

“抱歉今天,迟了……”

“你之前不是说,可惜回去龙族时候,误过了灯花会吗?”

“我准备了些,我们当时候设计好的那个也做好了,虽然比不过真正的灯花会……”

“但是,雪儿,生辰快乐。”

敖雪儿双眼莹莹,站在姬辛身旁,仰着头,看着这一幕画卷。

“嗯。”

赶上来的少年睚眦呆住,看着这些灯火,还有被覆盖了一层金红色光芒的少年少女。

暴躁的睚眦止住脚步。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凑过去,而且还将其他的龙族少年们拦住。

敖洪额角青筋暴起,终于按捺不住,怒发冲冠,就算姬渊在旁边,也要起身,把那个人族混小子,那个居然敢欺骗他善意的姬辛从雪儿旁边拉开,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一股视线,身躯微僵。

一名道人悠然坐在旁边,微笑道:

“孩子们的事情,长辈还是旁观比较好,道友觉得如何?”

敖洪心中微沉,道:“阁下是……”

“玉虚,姜尚。”

PS:ok,第三更……六千六百字,算个二合一吧,这个点,我明天铁定废了,明天可能只有一更了。

主要是拆分开不好,要不然就早点休息了,姬辛的故事再度告一段落了。

先更明天起来再改,两点半了,晚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